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疑因当地违约拆迁损失数百万 郑州一市民怒将航空港区告上法庭
2020-10-13 16:43:18   来源:北京在线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在郑州航空港区奋斗了近二十年的魏义民,2019年其开设的酒店面临被征迁,当赔偿到位准备搬家时,相关部门违反约定提前拆迁,导致许多设备未能及时搬出被强拆掩埋,损失估值数百万。事情发生后,有关部门的官员多次表示承认这个损失并表示肯定会赔偿,但拖到现在,相关赔偿未落实,魏义民怒将郑州航空港区及下属单位告上法庭,欲讨回公道。

在旁人眼中他是一位分得千万拆迁款的拆迁户,可他觉得以前经营酒店时更有成就感。“如果我能选择,那我更愿意回到拆迁之前,过着忙碌而又充实的日子。”年近60 的魏义民,坐在郑州航空港区新港大道西侧的一处绿地旁,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这里是他创立的宏发商务酒店旧址,如今已经变成一片公共绿地。

\

抓紧建 赶紧拆 都是为了形象

作为港区第一批投资者,魏义民从1998年就来到了这里,“那时还不叫港区,这里除了飞机场,放眼望去都是玉米地,再看看现在,时代变化的太快了,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啊。”

魏义民说,那时正好赶上招商,他全家举债贷款购置了一块地皮,由于当时这里也没啥人气,虽然购置了地皮,但是商户们都不愿意建设,反而当地政府一直催促着,让抓紧开工建设。

“工作人员天天上门催着动工,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个年轻人叫小唐,天天一上班就来我家苦口婆心的劝我早日动工,有时遇到饭点了,就在我这吃碗面条。”

2002年,宏发酒店开始建设,当初是属于政府规划的大枣市场一部分,必须按照统一规定建设欧式建筑,在魏义民提供的酒店照片中巨大的罗马柱依稀可见。

“当时资金有限,本来计划建设2层楼,但是政府必须让建6层,因为门前道路太宽,二层出不来形象,最后借钱建了4层,建设期间,领导们还经常视察。”

据了解,宏发酒店从2002年开工建设,历经03年非典,04年才完工,06年春季正式营业,该酒店也是当地开的第一批酒店,后来又逢上机场扩建,生意一直不景气,2010年进行了扩建到拆迁前的规模,2011年10月份重新开业。

魏义民说,随着港区的迅速发展,酒店生意也逐渐好转起来了,2013年港区曾通知他要建设绿色廊道,需要拆迁,但后来不了了之。

直到2016年7月份,新港办事处工作人员刘军通知他要拆迁,称宏发酒店位于实验区机场航油油库及输油管线安全隐患整治工程范围内,影响油库安全,需要拆迁。

当年9月份新港办事处就在酒店前面建设围挡,只给酒店留了四米出口,但是一直围而不动,直到2019年8月份。

“被围挡了三年,酒店生意遭受了开业以来最大的损失,后来想想当时他们就想通过这些手段让我妥协。”魏义民说。

在这期间,新港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吴书义和人大工委主任、征迁工作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卢刚多次找到魏义民,劝他赶紧接受拆迁条件。

2019年8月10日起,宏发酒店被停电、停网,食药监局查封酒店员工食堂。

眼看酒店已无法正常营业,无奈之下,8月15日上午,魏义民同吴书义、港区征收办王姓主任一起商谈,最终他同意签协议,对方给他7天搬迁时间。

2019年8月15日晚上8点,魏义民与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新港办事处签订《机场航油油库及输油管线安全隐患整治工程房屋征迁货币补偿协议》,卢刚代表新港办事处签字。

在该《协议》中的第三条明确规定,本协议签订后乙方必须在7日内完成搬迁,并办理空房验收单。

而在诉讼期间作为政府方面否认损毁财物拒绝赔偿的重要证据—空房验收单,实际上是在8月15日晚上签的。“卢刚让我先签空白单子,没有落款时间,没有单位盖章,没有单位负责人签字,当时还有刘军、胡李建都在场,他们跟我说其他搬迁户都是这样签的,实际验收后签字才会生效。”

“当初让建也是为了政府形象,去年被逼着拆也是为了政府形象。相似的情节,不一样的结果,我奋斗20年的事业,都败给了一个形象”魏义民摇头苦笑道。

\

提前拆除导致巨大损失 官员多次承认违约

2019年8月15日晚上8点,魏义民和郑州航空港区新港办事处签署征迁协议之后,就连夜组织员工进行搬迁工作,将可移装的设备进行打包,因为一些设备不在赔偿范围内,需要搬走。

然而就在8月18日早上8点左右,新港办事处卢刚、刘军等人以及港区城管局的执法人员带领近百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来到了正在搬迁的宏发酒店。

魏义民明确不是这种行为属于违约,要求按协议约定的7天时间走,但是卢刚表示“拆迁是城管局实施的,他不当家,没搬出来的会给你登记造册,损坏了给领导说说,肯定会给你解决。”

现场,新港办事处工作人员进行了拍照拍视频,登记造册,结束后,魏义民要求卢刚提供一份登记的数据,但是卢刚表示等回去整理一下再给,可是直到如今都没见到。

就这样,搬迁期限还未到,拆迁队伍将魏义民等人进行人身控制,而后使用大型机械将酒店大楼推倒,酒店内的电梯主机、中央空调主机、变压器、监控系统、消防系统、展示柜、抽风机、冰柜、保鲜柜、蒸箱、消毒柜、热水器、开水器、柴油灶等设备要么被掩埋要么不知去向。

“光这些不在拆迁赔偿范围内的设备损失高达数百万元!”魏义民说。

“从三年围挡,到新港办事处的领导游说,酒店被停电、停网,员工食堂被封,一步步逼着让签协议,到协议约定7天时间,实际只给2天,导致我的合法财产被损毁,损失数百万,官方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尽快完成拆迁给我设的套路,让我一步一步跳进去。”

对于政府违约拆迁导致财物毁坏一事,魏义民及家属在8月18日、8月20日报警,后来当地公安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不予立案。

后来,魏义民才得知航空港区之所以违约提前拆迁,是因为当时少数民族运动会马上开幕,为了保障民运会顺利开幕,港区管委会领导要求提前征迁。

事后不久,新港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吴书义电话中对魏义民说:“你去找卢刚说说多少钱,赶紧赔一下就得了。”

而对于拆迁赔偿范围外设备的损毁问题,除了新港办事处官员口头承认之外,媒体在港区管委会向法院提供的拆迁前统计的《魏义民装修及附属物明细》表中,也未找到这些设备。

同时,卢刚同魏义民也曾一起找过当初的评估公司两次,在魏义民提供的一段录音中,参与评估的工作人员表示一部分定制的设备是按报废处理,一部分可移装的没搬出来的确实需要补偿,该公司工作人员还多次表达“那些东西没拉出来确实亏”。

卢刚让评估公司先将没有争议的部分(电梯、中央空调、消防系统等设备)做评估,而后来评估出来后,官方又不认可。

吴书义还曾跟魏义民说“这个事管委会是硬伤,说七天时间,结果两天拆了,必须处理,不处理,就打官司,一准赢!”

魏义民说,这些足以证明政府方面承认是他们的过错,并且也承诺会补偿,但是实际上却一直拖着。

\

律师回怼法官“你让我说是还是不是?!”

魏义民及律师认为,宏发酒店尚处于搬迁过程中,他对酒店内巨额财物仍然享有合法所有权,该部分财物被不明身份之人非法故意毁坏,价值特别巨大,应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追究相关行为人之刑事责任。

他说:“不管过程如何,拆迁本来也算是皆大欢喜,但是没想到会因为政府违约还要对簿公堂”。

2020年1月17日,魏义民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20年5月6日,郑州中院公开审理此案。而后,郑州中院作出裁定,以航空港区管委会不是适格被告为由,将此案移交港区法院审理。

就在开庭前,吴书义还致电魏义民继续表示,有啥事可以谈,没必要打官司,有事找卢刚。

2020年8月24日、9月15日,港区法院进行两次开庭,港区管委会、执法局、新港办事处均对之前跟魏义民承认违约,损毁设备以及赔偿一事的予以否认。

令魏义民印象深刻的是, 8月24日,法官连续7次询问对方吴姓律师“执法局和新港办事处是否参与拆迁”的问题,但对方律师一直不予正面回复,最后反怼法官“你是让说是还是不是?!”而9月15日那次开庭,却直接在法官办公室进行了简单的质证。

对于政府方面律师如此态度,魏义民也对判决表示出了担忧。

“郑州航空港区、新港办事处以及某些官员的做法,让我感觉这就是卸磨杀驴,对于奋斗二十年的我们都被这样对待,那以后外地人谁还敢来这片所谓的‘热土’投资?”魏义民说到。

一位媒体人士对此评论称,郑州航空港区,作为国际航空物流中心、以航空经济为引领的现代产业基地、内陆地区对外开放重要门户、现代航空都市、中原经济区核心增长极,反观当地政府如此对待一位港区最早一批的投资者建设者,吃相太难看。

而就在2020年2月份,由第三方独立发布的河南省营商环境评价中各地成绩及排名中,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试验区排名第十四名,位列全省倒数第六。

魏义民对媒体说,他也听到背后有人说闲话,说他都得了那么多赔偿了,还纠结这点干啥呢?

“我只是一个平民老百姓,履历也不用造假,拆迁也没虚报面积,现在拥有的都是我奋斗得来的,应该我得到的,必须给我,不应该我得到的,我一分不多要,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针对此事,媒体也将继续关注。

来源:http://www.beijzx.com/zixun/20201013/138693.html

原文链接:http://www.beijzx.com/zixun/20201013/138693.html

 

编辑:张悦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内蒙古:鄂托克前旗牧民呼毕斯哈图反映《蒙政令》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南方法制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南方法制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我们进行沟通
如未与南方法制网本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提前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