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诈骗堂而皇之”成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抗诉被上检撤回
2020-06-13 19:10:28   来源:wl   评论:0 点击:

受害人20万元面临打水漂

\

最近接到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神头镇红壕头村一位农民谢鹏举举报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人民法院、朔州市检察院、朔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涉嫌选择性司法、枉法裁定,并特别要求媒体公开监督,向社会求助,本网予以高度关注。

以下是谢鹏举举报全文:

举报人:谢鹏举,男,汉族,1974年7月16日出生,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人,现住: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北关街五中斜对面平房,身份证号码:140602197407162019.

事实一、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却黑白混淆,是非颠倒

犯罪嫌疑人:张万金,男,汉族,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人。

犯罪嫌疑人:张亮,男,汉族,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人。

二犯罪嫌疑人经营养殖场和书店。

2015年7月张亮伙同张万金伪造房本,由张万金向举报人做抵押,至2017年11月相继以借贷等方式诈骗举报人二十万元。

\

犯罪嫌疑人与举报人借贷存在两种情况,三个阶段。

两种情况是诈骗方式不同:(1)、犯罪嫌疑人张万金以经营养殖场需要资金周转为名向举报人借款15000元,开始归还14000元,刚达到信任后就抵押房本再借累计达16万元;(2)、深入骗取信任后临时借款用于犯罪嫌疑人江城书店经营周转,随用随还产生累欠,并赊欠粮食、装潢工料费等累计4万元。

三个阶段是:(1)、(2015年5月至7月)此阶段的犯罪嫌疑人张万金依靠熟人之间的信任,以所谓的信誉为诱饵,借款15000元,归还14000元。抵押房本,出示养殖场贷款手续,贷款下来就还,还答应给利息,使受害人陷入错误认识作出行为人所希望的财产处分,此时即是可靠阶段,以期套举报人入更大的陷阱中。

(2)、(2015年7月至2017年11月18日)此阶段张万金利用所谓的信誉及房本抵押为诱饵,并大量展示其书店、养殖场经营效果以获得认可,还用公文(不知真假)出示显示可预期获得金额,表达其能力继续骗取信任。分别在不同时间段以补款下来可还的承诺及如下名义借款:养殖场种草借受害人85000元,买牛25000元,建棚舍50000元,共16万元。此外以经营需要临时周转,随借随还,采用奶头乐信任关系,切香肠办法以欠旧还临时、还新的办法,完全麻痹受害人,使受害人陷入更深常态化“洼地”,达到量的控制,受害人至此被软绑架,反维持被告人经营,视张万金为“大熊猫”,一级保护,以期被告人成功,实现还款目的。并坠续产生了玉米款5650元,装潢书店和七里河畔楼房工料款15000元,其他临时借款19350元,合计4万元。2017年11月17日晚,朔州市朔城区北城派出所打电话与张万金,张万金提出到受害人租住的地方,受害人才终于与张万金对账,确认借款数额,但张万金继续欺骗做空头抵押,结账后受害人问还钱的事,张万金轻蔑地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好个阎王爷不嫌鬼瘦,挑在蓝里就是菜,按在墓里就是鬼,蚂蚱也是肉的大骗子,至此受害人20万元的活命钱就这样要泡汤了!

(3)、(2017年11月12日至21日)维护权益,以弱势力量向不法分子做斗争阶段。受害人发现被大骗子玩弄,原来张万金外债累累,哪里有一个当过邮电局局长,中共党员的担当和能力,早已经蜕化变质为腐败、挥霍、坑蒙拐骗,不择手段掠夺利益的罪犯,此中竟然发现张万金通过虚假劳动合同,骗人家10万元好处费。还在2010年左右因为拖欠房租,被起诉,直至被拘留才还款。

这些事完全击垮受害人的诚信,互助,行善人生信念,恍然明白为什么发现口吐莲花,信誓旦旦地表达诚信,却贷款下来不还款,畜牧局种草补款下来,不还85000元,买牛补款下来,不还25000元,拨款下来仍然不还50000元。更让受害人震惊的是发现张万金还用假房本欺骗受害人,为了逃避债务,转移资产,将书店转让,房屋卖掉,铁定了要做老赖占有他人财产。至此受害人觉醒要钱。张万金开始逃避,连续多日找不到人。2017年10月,举报人到书店找人,找不到,因为车没有电暂放,居然被张万金连自己价值2600元的摩托都被藏匿,后霸占使用,简直视受害人如无物。而所发生的书店被转移收款人却还是张万金老婆,假转移已经明确。而且其养殖场也多次变更法人,但就是不还款。张万金真是智慧高超,手段阴险,危害社会于极端啊!如此视社会个体、组织、机构为待宰的牛羊,玩弄法律于股掌之间。如果这样的人都不能得到法律的制裁,天道何存?人道何存?可维权过程中,万没有想到,受害人要求结账,还款,却又被诬陷为非法拘禁。难道受害人只能过问或不敢去过问,等在张万金完全逃匿前,也不能请张万金在一起约定还款方案,想想还我血汗钱的办法。但此事显然事与愿违,想在虎口夺下孩子,似乎已经是不可能!

以上事实让受害人更加震惊的是,张万金竟然在一审过程中,白说所谓还款记录,说是还受害人20万元借款的记录,如此骗术居然得到认定,但受害人因为没有诉权,无法对质,法庭反成了骗子的天堂,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就此问题受害人在公安局、检察院明确说明:张万金所谓还款17万元多流水,此款就是临时借款还款,与借条没有任何关系。另外还有一张未显示户名的浦发银行卡共向谢鹏举转账8万元余元,又怎么能证明张万金打给举报人的呢?至于其他转账凭证及银行流水所发生的金额除张万金老婆计莲及微信转账3000元用于还临时借款外,其他均为张万金使用受害人银行卡发生金额,流水只能以初期借卡金额和归还时实际剩余金额确定其使用金额,怎么可以把张万金使用期间的流水入账算成归还受害人的金额。更可以明确的是张万金归还受害人借款,应该抽取借据。借据在受害人手中,还等着所谓的抵押房屋抵账或能够还款,怎么可能发生于另外的日常流水中,又怎么可以作为对借据的还款证据。其借据经过结算,最明确无疑的是2017年11月18日重打的20万元借据,此又岂能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受害人至此回想公安调查过程,向公安交20万元借据却被拒,原来又产生如此“巨坑”。受害人一片茫然,能否此生见到青天,心里完全无底了!

事实二、重罪轻判选择性司法,涉嫌司法腐败、枉法裁定

2018年12月25日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对被告人张亮的(2018)晋0602刑初205号刑事判决(审判长王静波)。可该审判长只是以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被告人6个月刑期。更离奇的是举报人迟至2020年4月2日才在朔城区检察院拿到该判决的复印件,原因就是法院没有给检察院判决书,造成逾期无法抗诉。2020年3月31日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人民法院同样以被告人张万金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作出(2019)晋0602刑初234号判处10个月刑期的判决(审判长李世杰)。举报人于2020年4月3日拿到该判决的复印件。举报人作为受害人、报案人、当事人却被排除在外。

\

为此受害人2020年4月3日向朔州市朔城区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检察院提起张万金涉嫌诈骗抗诉。

令人疑惑不解的是朔州市人民检察院在2020年6月8日作出撤回抗诉的通知书,因为张万金上诉说自己无罪,伪造房本是案犯张亮的行为,至此一个诈骗案硬生生地被操作成一个只有案犯张亮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的案子。

举报人认为:1、案犯张亮伙同张万金伪造房本,尤以张亮主观恶意极深,其中:是张万金指使张亮进行伪造,还是张亮主动配合,张亮都是主要伪造实施者,而张万金却是诈骗的主要实施者,二犯合同伪造就是为了共同施行诈骗,诈骗是其目的,而且其诈骗所得金额达二十万元,主观故意非常明确,至于其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只是为了诈骗,属于手段行为,意图是要受害人作出错误认识,达到案犯所希望处分财产的目的,而且已经达到诈骗他人钱财的结果。所以只能按诈骗罪从一重罪处罚,或数罪并罚。其案犯的诈骗构成要件不仅是行为犯、数额犯、也是结果犯、牵连犯。其行为既侵犯了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和信誉,破坏了社会管理秩序,又侵犯了公民的合法财产权。尤以张亮其性质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深,依法应予严惩。

《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合同诈骗数额在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属于“数额巨大”。

\

《刑法》第二百八十条 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本案案犯处于重罪处罚情节,司法机关却以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重罪轻判、选择性司法,混淆案件性质与事实,其行为与目的结果倒置,完全违背了法律的严肃、尊严、公正性,涉嫌司法腐败、枉法裁定。故特向社会公开,以为监督,以还正义与司法获得感于民!

以上事实完全属实,如有虚假,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举报人:\

2020年6月10日

以上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有关本案的进展情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附件:报案材料复印件、借据复印件、(2018)晋0602刑初205号刑事判决书复印件,(2019)晋0602刑初234号刑事判决书复印件,举报人身份证复印件。

编辑:张悦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山西临县“傀儡”村支书伙同村主任、会计践踏民生民意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南方法制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南方法制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我们进行沟通
如未与南方法制网本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提前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