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论坛 > 正文

扬中职业高利放贷乱象调查
2019-11-11 12:06:18   来源:大众生活报   评论:0 点击:

江苏扬中两家非金融公司以投资担保,公司放贷及个人名义,变相向十多家公司及近百名个人高利放贷,迫使借贷人及公司签订各种高利贷、套路贷文书。对涉及企业明为投资,实为高利放贷。是典型的职业放贷,高利转贷行为。该非金融公司首先指派公司业务人员走市场,瞄准目标,有预谋的设计陷阱,然后利用投诉人经营漏洞威逼利诱,一步步把借贷人套进债务深渊。再通过法律诉讼,形成完整的法律程序,造成扬中及上海多家中小企业倒闭。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高利放贷”,“投资”,“咨询”,“担保”等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借贷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全家妻儿子女均都签约担保,房屋资产抵押”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涉嫌违法行为,迫使多家借贷公司纷纷倒闭,借贷人变卖家产背井离乡。致使千余名职工失业,以致民怨沸腾,给社会带来极大不稳定因素,这就是江苏扬中市非法高利放贷造成的乱象。

江苏镇江市巨华置业有限公司股东杨风珍(下文称:投诉人)投诉称:扬中市四通物流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四通物流”)法定代表人黄良胜(也是荣胜长江公司法人),与投诉人丈夫沐某名下的三家公司,在2017年9月开始就有借款往来(利用职业放贷人吴斌、丁正祥、戴道松)。附件所有往来明细中可以看到:从2017年9月6日至2018年6月3日,四通物流及其相关人员合计借款人民币5220万元给投诉人丈夫沐某名下的公司与相关人员。而投诉人丈夫沐某还款本金加利息计人民币70105000元(月利率高达8分到1角),据投诉附件映证:双方本金加利息已经结清。四通物流又起诉投诉人丈夫沐某、两个儿子、儿媳以及所属公司作为借款人签字借款。此案件在扬中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三次,审理法官不予认可投诉人丈夫给四通物流指定收款人吴斌、丁正祥个人借记卡上的资金以及给付的现金是还与四通物流的借款,认为那是居间服务费,并提供两笔居间协议,而两笔居间协议所签署的时间与借款协议时间不符,只有投诉人丈夫个人签字以及公司盖章,其他被告人均不知情。借款协议出借方甲方在签署时是空白并未加盖四通物流的章。而每次还款时沐某公司财务人员要求将款汇至四通物流账户上,黄良胜、吴斌、丁正祥均予以拒绝,包括电子承兑背书转让用于还款也不给转至四通物流账户上。投诉人丈夫给记者材料显示:借款1500万元,明明已经还了1400多万元,判决书却认定欠款还剩余1411万元。黄良胜拿到判决文书后,利用个别执行人员的私人关系不分时日对投诉人经营的企业强制执行,将沐某公司十多部车辆直接扣押至四通物流。

投诉人丈夫沐某告诉记者:借四通物流资金期间,沐某多次被黄良胜软禁,为了早点解救出沐某,沐某家人和财务人员只能按照黄良胜的要求将款汇至吴斌或者丁正祥个人银行卡(但财务人员曾注明是还款)。在每次支付现金的时候,投诉人财务人员曾要求出具收条,均被拒绝,每次都是等待黄良胜电话指令把现金送至某某手上,而且没有任何收款手续。黄良胜将投诉人丈夫软禁,以此要挟投诉人与儿媳弄钱来赎人。投诉人及其家人也曾选择报警求助,但警方答复都是以经济纠纷为由不了了之。目前投诉人丈夫名下的三家公司相继倒闭,家中房屋及车辆被拍卖,只好去外地租房居住。

上海市民陈恒卫告诉记者:2016年6份,陈玉龙得知常州恒茂锂电池公司有上市公司兼并上市正处于资金短缺状态,于是通过扬中玉龙投资有限公司投资1500万入股常州恒茂电源科技有限公司,并且设计了对赌协议。2017年3月,常州恒茂电源科技公司法人代表兼大股东(陈恒卫的哥哥,因此事件造成中风,由陈恒卫代述并提供相关有效的法律文书应证)占用公司资金。陈玉龙启动了非常手段(抓住时机,设计陷阱,威逼引诱)要求陈恒卫哥哥高价回购股权,否则将送其坐牢等手段相威胁。陈玉龙是扬中黑白两道的红人,陈恒卫哥哥被逼与他签订20%加24%的利滚利回购股份协议,并逼迫陈恒卫为其哥哥做担保人。

该协议达成后陈玉龙将陈恒卫兄弟二人诉讼至扬中法院,法院超额保全陈恒卫哥哥位于上海锦和路的445平米的公寓楼、白玉路的公寓房及上海朱家角的别墅;同时还保全了陈恒卫在上海朱家角的别墅、锦和路180平米的公寓楼(房产市值达八千万之多),含常州恒茂电源科技公司的股权,及个人名下另外两家公司的股权,并冻结兄弟二人所有的银行卡和身份证。2017年9月29日,在陈玉龙强势威逼和扬中法院所谓的调解下,陈恒卫兄弟二人与陈玉龙签定民事调解书。债务人陈恒卫哥哥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导致脑中风住院,昏迷不醒,半身不遂。陈恒卫说,500万元本金的股权回购诉讼,在扬中法院的支持下变成了先息后本,利滚利的民间非法还贷方式。而且更加可怕的是,本金500万的民事股权纠纷案子,扬中法院却查封变卖我们多处资产高达上亿元,这是违背司法精神执法,其目的是逼迫债务人无条件的履行不公正的所谓的裁决。

2016年6月,陈玉龙同时再通过镇江大航投资有限公司投资1500万元入股常州恒茂电源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4月2日,镇江大航投资有限公司起诉陈恒卫哥哥。扬中法院(2018)苏1182民初1433号支持陈玉龙的诉讼请求。这起实为投资的纠纷案,却变成了民间高利借贷。同样按照20%加24%利滚利先还利后还本的方式,最终导致工厂停产,变卖设备,员工失业,企业接近倒闭。

扬中法院在接下来的执行中,对陈恒卫哥哥采用了对外颁布执行悬赏公告,悬赏2000元举报其下落和财产线索(被执行人因患中风在家休养,被查封财产近亿元,扬中法院通知随叫随到,在其中风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还被逼签了很多不该签的材料),这种丑化抹黑债务人的行为,投诉人表示不能理解执行人员的行为与其想要达到的真正目的。

2018年2月9日上午陈玉龙通过中间人将陈恒卫哥哥骗到位于扬中金控大楼八楼办公室非法拘禁,让人通知陈恒卫拿出千万元的股票赎出哥哥。陈恒卫从上海赶到扬中,见到陈玉龙的办公室楼下停着司法警车,并有法警法官在其办公室会所喝酒打牌。看见饥饿加恐慌的哥哥被软禁在陈玉龙的办公室,一直到凌晨2点,无助的陈恒卫在陈玉龙等人不断的游说施压下被迫交出75万股TANH股票,市值千余万元。陈恒卫问记者:陈玉龙等人采用非法手段限制人身自由,私设公堂,逼我把千万元的股票拿出,非法掠夺己有,这种行为与打劫有什么不同?陈玉龙在扬中侵占了几十家公司及上百名个人资产,能顺风顺水达到其目的,是他个人力量能完成的吗?

扬中镇江永成置业有限公司股东施源给记者提供材料显示:2017年10月他与另两位股东开发镇江丹徒尚湖雅居时,因公司资金短缺,陈玉龙主动提出高利借资1100万启动该项目开发,借资款其中600万是陈玉龙在扬中农商行借的贷款。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陈玉龙便从公司获利高达677万,无偿取得34%的股权。并且掌控公司印章、财务章,抢夺了公司账册达到控制公司所有权的目的。陈玉龙在控制公司后,首先收回自己本金、利息及管理费,不予交付业主房屋,造成业主上访。陈玉龙真正的目的是要公司破产,然后再低价收购公司,因为公司还有180亩土地未开发。其他三名原股东投入的资金至今无法回收,使得他们欲哭无泪,背负沉重债务。

投诉人施源领着记者来到扬中市开发区一个名为兴隆红星的住宅小区门前告诉记者:该小区是2012年陈玉龙开发承建,由于位置偏僻商业门面房处于滞销状态。到了2015年由新坝镇国有企业大航集团以高价收购其门面房,收购后的门面房至今仍多间闲置着。令人费解的是大航集团和玉龙公司成立的润航公司收入都进了陈玉龙手下姚婷、唐平账户,这明显是侵吞国有资产。

投诉人衡骁告诉记者:陈玉龙利用各种手段低价购买扬中国税大楼时,以恐吓威胁等手段阻止其他竞标人竞标,致使国有资产流失至少数千万。陈玉龙事后吹嘘:整个购买过程中,喝的名酒用水缸装,送的礼用卡车运。还给关键人物送别墅一套,商品房两套(位于扬中外国语中学前)。陈玉龙还拉拢陈明为其非法营业提供保护。其很多非法经营借款合同均由手下姚婷与借款人签订,一旦借款人到期未能及时还款,既由陈明为其操作司法诉讼,并得到支持裁决。进入执行程序时,由陈明亲自督办,借用公权替陈玉龙追要高利贷,使许多人倾家荡产,企业破产。扬中法院的判决与姚婷有关的案件多达数十起,全部是陈玉龙发放高利贷、非法经营的案例,没有形成诉讼的更是不计其数。

投诉人郭根华说:玉龙公司主要从事高利贷、套路贷业务。近年来,玉龙公司通过姚婷向多家企业、公司发放高利贷数额达十亿元左右,签订借款合同时则埋下套路,对逾期不还则要加收巨额的罚金,支付巨额律师费,以规避法律,算下来借款利息高达50%、60%(100万一年利息为60万左右),获利近亿元左右。陈玉龙给张家港上驰汽车有限公司发放高利贷获利452万,涉嫌偷逃个人所得税百万元,目前张家港税务局乐余分局正在依法查处。以此计算,陈玉龙团伙长期在扬中及周边城市从事高利放贷涉及企业数十家,其偷逃税款应该是触目惊心的,为什么镇江税务稽查部门没有对陈玉龙依法查处。陈玉龙为了贿赂扬中市组织部长黄子来,把公司开发的别墅房屋以低于市场价90多万优惠出售给黄子来。因此,陈玉龙在扬中市也有了“地下组织部长”的称号。

今年7月有媒体关注扬中两家非金融公司高利放贷事件,第二天陈玉龙就出境远去澳大利亚墨尔本,逃避司法机关的询问调查。目前,相关部门对该案件没有任何查处迹象。记者为了落实事实真相来到扬中市市纪委、监察委,门卫工作人员通过内部电话联系,该部门拒绝了记者采访,并要求记者去市信访局信访。

报道链接:国家高法高检、司法部、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为依法惩治非法放贷犯罪活动,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市场秩序与社会和谐稳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贷诱发涉黑涉恶以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及有关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对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提出如下意见: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为从事非法放贷活动,实施擅自设立金融机构、套取金融机构资金高利转贷、骗取贷款、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择一重罪处罚。前款规定中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是指2年内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单位和个人)以借款或其他名义出借资金10次以上。个人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20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1000万元以上的;个人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80万元以上的,单位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400万元以上的;个人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50人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150人以上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个人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400万元以上的,单位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2000万元以上的;可以分别认定为“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 ; 非法放贷行为人实际收取的除本金之外的全部财物,均应计入违法所得。为从事非法放贷活动,实施擅自设立金融机构、套取金融机构资金高利转贷、骗取贷款,构成犯罪的,应当择一重罪处罚。通过亲友、单位内部人员等特定对象向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有组织地非法放贷,同时又有其他违法犯罪活动,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认定标准的,应当分别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侦查、起诉、审判。本意见自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

原文链接:http://www.dzshbw.com/news/2019/baoguang_1111/238901.html?from=singlemessage

编辑:张悦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仲裁一企业承包经营合同遭投诉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南方法制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南方法制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我们进行沟通
如未与南方法制网本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提前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